《税务稽查案件办理程序规定》与原《税务稽查工作规程》的差异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优化税务执法方式作出新部署、提出新要求,税务稽查工作面临新形势新任务,国家税务总局对《税务稽查工作规程》(以下简称原《规程》)进行了修订,并更名为《税务稽查案件办理程序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发布施行。针对新规定,将差异汇总如下:

一、章节上的差异

原《规程》共8章,分别为总则、管辖、选案、检查、审理、执行、案卷管理、附则。

《规定》共6章,分别为总则、选案、检查、审理、执行、附则。

《规定》有关管辖的内容,在第一章总则里进行了规定。出现管辖争议,不能协商一致的,报请共同的上级税务机关决定。选案章节也做了一个简化,还删除案卷管理,附则内容除了名称变化,未做具体修改。

二、总则章节的差异

(一)制定该规定的目的,增加了“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税收征管改革的意见》”、“规范税务稽查案件办理程序,强化监督制约机制,保护纳税人、扣缴义务人和其他涉税当事人合法权益”。

(二)将原《规程》的“规范税务稽查工作”改成“规范税务稽查案件办理程序”。

(三)衔接上了法律与行政法规。

(四)原《规程》中关于税务稽查的基本任务(即“依法查处税收违法行为,保障税收收入,维护税收秩序,促进依法纳税”),在《税务稽查案件办理程序规定》中未被保留。

(五)原《规程》中第三条“税务稽查应当依靠人民群众,加强与有关部门、单位的联系和配合。”与第四条“税务稽查工作中,稽查局与税务局、稽查局上下级的关系(即“稽查局在所属税务局领导下开展税务稽查工作。上级稽查局对下级稽查局的稽查业务进行管理、指导、考核和监督,对执法办案进行指挥和协调等”),在《规定》中未被保留。

(六)《规定》将稽查局局长的回避,明确由税务局局长依法审查决定。

(七)《规定》增加了税务稽查人员对“个人信息”的保密义务。

(八)关于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的要求,《规定》增加了“税务稽查案件办理应当通过文字、音像等形式,对案件办理的启动、调查取证、审核、决定、送达、执行等进行全过程记录”。做到全面系统归档保存,做到执法全过程留痕和可回溯管理。

三、选案章节的差异

(一)对选案一章的内容做了简化,列明“案源管理依照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规定执行”。

(二)对于重大复杂的案件处理,部分稽查案件是上级的有关部门紧急交办的,税务机关在进场检查时无法及时办理内部立案手续,因此,《规定》增加了“必要时,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稽查局可以在立案前进行检查。”

四、检查章节的差异

(一)关于收集证据材料,明确要合法合规,原《规程》第二十五条中列明的具体“以不正当手段获取证据材料”,在《规定》修改为“ 检查应当依照法定权限和程序收集证据材料。收集的证据必须经查证属实,并与证明事项相关联。不得以下列方式收集、获取证据材料:1.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收集;2.以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手段获取且侵害他人合法权益;3.以利诱、欺诈、胁迫、暴力等手段获取。”。

(二)对退还账簿时的程序规定,《规定》增加“退还账簿资料时,应当由被查对象核对调取账簿资料清单,并签章确认。”

(三)对上述行政执法全过程记录进行补充,除文字、音像形式保存外,将收集电子数据提取的程序步骤也提出明确要求,内容增加了“收集、提取电子数据,检查人员应当制作现场笔录,注明电子数据的来源、事由、证明目的或者对象,提取时间、地点、方法、过程,原始存储介质的存放地点以及对电子数据存储介质的签封情况等。进行数据压缩的,应当在笔录中注明压缩方法和完整性校验值。”

(四)列明可以依法采取税收强制措施情形,增加了“税务机关有根据认为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有逃避纳税义务行为,可以在规定的纳税期之前,责令限期缴纳应纳税款;在限期内发现纳税人有明显的转移、隐匿其应纳税的商品、货物以及其他财产或者应纳税收入迹象的,可以责成纳税人提供纳税担保。如果纳税人不能提供纳税担保,经县以上税务局局长批准,可以依法采取税收强制措施。”

(五)《规定》将原文的“解除税收保全措施”改为“解除税收强制措施”的规定,具体内容不变。

(六)对该章中提到的冻结纳税人账户,增加了“并于作出冻结决定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向纳税人交付冻结决定书”;关于查封清单、扣押收据的保存方式,增加了“查封清单、扣押收据一式二份,由当事人和稽查局分别保存。”。

(七)关于“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期限,《规定》增加了“不得超过30日”、“情况复杂的,经县以上税务局局长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30日”的规定。

(八)《规定》增加了需要确认中止检查的情形,即“与税收违法行为直接相关的事实需要人民法院或者其他国家机关确认的”。目的是可以避免税务机关对民事法律关系的认定与其他国家机关出现冲突的问题,有利于防范税收执法风险。

(九)关于发现税收违法事实和依据的,增加了“被查对象对违法事实和依据有异议的,应当在期限内提供说明及证据材料”。本规定与《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九条规定相衔接。

五、审理章节的差异

(一)《规定》中,关于检查结束后增加了“检查结束后,稽查局应当对案件进行审理。符合重大税务案件标准的,稽查局审理后提请税务局重大税务案件审理委员会审理。重大税务案件审理依照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规定执行。”

(二)审理章节着重审查环节增加了一条检查“执法主体是否正确”。

(三)关于被查对象或者其他涉税当事人意见,增加了“应当充分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意见;经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应当采纳”。

(四)关于检查环节纳税人的权利义务内容,《规定》将《税务处理决定书》内容进行了补充,增加了“有效身份证件号码或者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地址。没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以税务机关赋予的纳税人识别号代替”。在送达《税务处理决定书》需告知检查对象权利义务、在询问环节应当对被询问对象进行权利义务告知。

(五)关于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补充了“没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以税务机关赋予的纳税人识别号代替”、“税务行政处罚决定应当依法公开。公开的行政处罚决定被依法变更、撤销、确认违法或者确认无效的,应当在3个工作日内撤回原行政处罚决定信息并公开说明理由”。

(六)关于税务稽查的期限结论处理,增加了“稽查局应当自立案之日起90日内作出行政处理、处罚决定或者无税收违法行为结论。案情复杂需要延期的,经税务局局长批准,可以延长不超过90日;特殊情况或者发生不可抗力需要继续延期的,应当经上一级税务局分管副局长批准,并确定合理的延长期限。但下列时间不计算在内:1.中止检查的时间;2.请示上级机关或者征求有权机关意见的时间;3.提请重大税务案件审理的时间;4.因其他方式无法送达,公告送达文书的时间;5.组织听证的时间;6.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超期提供资料的时间;7.移送司法机关后,税务机关需根据司法文书决定是否处罚的案件,从司法机关接受移送到司法文书生效的时间。”

六、执行章节的差异

(一)对于有经济困难无法按时还款的情况,增加了“当事人确有经济困难,需要延期或者分期缴纳罚款的,可向稽查局提出申请,经税务局局长批准后,可以暂缓或者分期缴纳”。

(二)在税收强制执行环节,增加了催告等程序性规定,对于做出决定前的准备工作加以说明,“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制作并送达催告文书,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意见。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且无正当理由的,经县以上税务局局长批准,实施强制执行”。为保障税务机关的权利义务,增加了“催告期间,对有证据证明有转移或者隐匿财物迹象的,可以作出立即强制执行决定。”

(三)实践中,稽查局在对查封、扣押物品依法履行强制执行措施时,往往出现第三人对执行标的提出权利主张要求,此时需要通过民事裁判途径解决执行标的物的所有权归属问题。执行过程中发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稽查局局长批准后,中止执行增加了“可供执行的标的物需要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定权属的。”

(四)对于《税务处理决定书》、《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等决定性文书送达后,《规定》明确了稽查局可以依法重新作出决定书的情形,增加了“《税务处理决定书》、《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等决定性文书送达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稽查局可以依法重新作出:1.决定性文书被人民法院判决撤销的;2.决定性文书被行政复议机关决定撤销的;3.税务机关认为需要变更或者撤销原决定性文书的;4.其他依法需要变更或者撤销原决定性文书的”。

 对于企业而言,都不想被稽查,但是被选为稽查对象是无法避免的。新的《规定》注重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坚持以人为本的执法理念,将注重保护纳税人的合法权益的原则要求贯穿于稽查案件办理全过程;还增加对个人信息的保护,细化保障行政相对人知情权和陈述申辩权的相关规定、暂缓或延期缴纳罚款的规定。为纳税人在稽查工作的新形势下,提供了制度保障。